福荫殡葬服务上海殡葬一条龙服务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1-59117806
邮箱:706417206@qq.com
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西宝兴路883号甲
首页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风水的对外传播
浏览: 发布日期: 2022-05-24 09:09:17

    风水理论不止在国内受到重视,也逐渐被传到国外,并引起大量的关注和研究。一般认为,风水理论对外传播有两个过程,一个是公元7至16世纪,主要在周边国家和地区为主的“汉文化圈”内传播,比如日本、韩国等;另一个过程始于16世纪,开始在英、美、俄等国家传播。

                    上海公墓,上海殡葬公司

               87.jpg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由于特殊的时代环境的影响,中国人对于风水持全盘否足的态度,也不惜将其淡忘,丢掉宝贵的传统文化遗产。但这个时期欧美学者却对风水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他们对风水十分崇尚,经过认真研究、去份存真,对风水的研究水平达到了很高的程度。近些年,很多西方国家都将风水纳入新的研究体系,即将风水与其他学科相结合进行研究,同时也在研究领域之外进行发展,如不仅开设很多风水课程,设立风水学相关的学位,还将风水运用到商业活动中。随着建筑行业和生态环境学的发展,国际上对于风水的研究又发展出了新的视角,即重视风水与家居环境的关系,研究其所体现的关于家居环境方面的科学性,风水学这门古老的学问也正是因为学者对其的不断开发与发展而展现出更多新的活力。

    以上是关于西方对于风水的一些态度,只是点状的论断,下面从一个整体的角度来看西方关于风水的研究。综观西方对于风水的研究,大概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西方对于风水的初步认识,这是伴随着西方对于中国的侵略而产生的。西方传教士来到中国,接触到中国特有的风水文化,他们以及一些西方学者认为中国风水是“落后的迷信”。第一位向西方介绍风水的人士是罗马主教耶稣会士利玛窦,他在其《利玛窦中国札记》中记录了一些中国人根据风水来实践的故事,利玛窦将其称为“迷信礼仪”,可见是持否定态度的。欧洲在18世纪中叶兴起了崇尚中国文明和哲学、模仿中国艺术为特征的中国热,内容涉及到造园、建筑、室内等众多方面。虽然如此,但并未涉及任何与室内布局、与建筑密切相关的风水原则。到19世纪末,西方对于风水开始展开讨论,开始了对于风水的研究。

    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开始了对中国的渗透和剥削,也正是这个时间,开始关注中国特有的风水观。包括艾约瑟、晏玛太等在内的西方人对于风水的研与前一时期的利玛窦观点没有太大差异,基本态度狭窄并偏向否定。究其原这一时期西方“现代”科学带来的逻辑模式影响着人们的思维,对于风水的究因研究也就受到这种逻辑模式的影响和限制,这些限制影响了西方人对于风水的客观、严肃的思考。他们忽视了风水学说的理论基础,忽视了风水作为社会存在以及风水体现于精神的价值。同样,中国对于风水的看重,以至于影响到实际建筑等方面,也令西方不解,与西方当时所倡导的科学相违背,因此他们对风水毫无赞美之言。

    第二个阶段,西方对于社会主义“新中国”持扼制态度,但还是有些学者开始了对于风水的认真琢磨研}}, 0 20世纪50年代,西方将目光投向中国的农村地区,因为研究这种地区是了解中国的必然途径,而农村地区的很多行为和思想都是由风水构成的,因此西方开始正视风水学说。这一时期的研究分为两个方面,阴宅和阳宅。阴宅是死者的坟墓,研究死者和生者的关系,阳宅是生者的居所,研究乡村聚落的择址、形式等。值得注意的是,阴笔和阳宅的侧重点其实都是在生者方面,即便是为死者择址的阴毛,也是为了给生者带来福社和利益。在这一阶段的西方研究中,李约瑟的影响力最大,其影响不仅体现在西方社会,还对中国的风水研究产生了不可佑量的启示作用。在其著作《中国科技与文明》一书中,李约瑟对中国文明的研究依旧无法脱离西方科学的模式,还是将风水定义为“伪科学”,但值得注意的是,相比较他前面的诸多西方研究者,李约瑟对于风水的研究更加准确和生动,能对风水细节仔细钻研和琢磨:“在许多方面,风水对中国人是恩物,如劝种树和竹以作防风物,强调流水靠近屋址……我初从中国回到欧洲,最强烈的印象是与天地失去密切的感觉。在中国,木格子窗糊以纸张,单薄的抹灰墙壁,每一房间外的空廊走廊,雨水落在庭院和小天井内的浙沥之声,使个人温暖的皮袍和木炭一一再有令人觉得自然的意境雨、雷、风、日,等等,而在欧洲人的房屋中,人完全孤立在这种境界之外……就整体而言,我相信风水包含显著的美学成分,遍及巾国农田、屋宇、乡村,不可胜收,皆可借此得以说明。”‘由此可见,虽然李约瑟仍将风水视为“伪科学”,但经过其对于风水的认真、全面的研究分析,深入挖掘出了风水所蕴含的美学思想成分,这不得不说是一大飞跃。而且李约瑟不仅重视风水的美学思想,还鼓励新的对于风水研究应积极向阳宅方面发展,探讨风水与建筑、与环境和景观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李约瑟对于风水研咒的贡献是巨大的,他为后来的风水研究做了很好的“启下”作用。

    第三个阶段是20世纪60年代末至今。西方的工业革命在带来先进科技的同时,也对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造成了威胁,出现了全球性生态环境危机。西方的社会科学开始寻找新的出路,这时候以中国为代表的从整体角度认识世界的观点和方法自然就引起了西方学者的注意和思考。风水作为中国思想的一个重要应用部分,其倡导将天、地、人视为一体,这种自然观受到西方的特别关注。这一时期西方对于风水的研究可谓创新颇多,一是重点在阳宅方面,比如建筑的择址,城市、村庄和房屋的空间美学;二是注意将风水与其他学科相联系,拓展到人类学、地理学、生态学等多个领域:三是更多的学者开始注意风水本身的原理及其实际应用,比如风水对于建筑、环境等的实际影响,而不仅仅把风水当做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来研究。这样就拓宽了风水的研究范围,不仅对于风水学说本身作了很大的发展,也丰富了其他学科的内容。

    总之,把风水作为一门学问来研究,不管是时间还是广度上,西方学者都比中国学者要早,视野也更加开阔。我们知道,对于一个学问的研究,只关注其本身是不够的,只有和其他学科相结合,才能开拓出更为广阔的天地,这是中国学者需要向西方学者学习的地方。但不管是西方还是中国,对于风水的研究,更多还是追求商业上的利益,而纯粹的学术研究相对来说还比较苍白。比如西方有的国家开设风水学院,风水课程,但这些还是不可避免地与商业活动产生关联。因此,如何将风水商业行为与纯粹的学术研究相分离,是一个值得思考和研究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