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荫殡葬服务上海殡葬一条龙服务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1-59117806
邮箱:706417206@qq.com
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西宝兴路883号甲
首页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作为实践领域的科学知识、风水活动与理论
浏览: 发布日期: 2022-05-22 09:00:00

    上一章描述了风水的实践和理论的发展过程及其互动的关系以及人类理想和工具在风水活动发展变化中的影响作用。科学知识起源于人与自然互动的实践过程,这是得到公众公认的,似乎并不存在异议。

                      上海公墓,上海殡葬公司,

                270.jpg

    分歧在于,首先,传统科学哲学认为,科学知识之所以重要,并不在于它的来源,而在于它最后都要离开实践,进行抽象,把自己提升为普遍知识。实践是科学知识的起源,实践只在来源处起作用,随后,科学知识脱去实践的外套,成为抽象的、普遍化的命题陈述之网。这就是支配我们的关于科学知识的传统科学哲学标准看法。在传统的科学哲学看来,在科学中,理论与其它相比具有无上的地位。传统科学哲学通过论证观察和实验只有在理论的语境中才有意义,通过说明理论引导实验的建构和操作,提供观察得以解释的范畴,观察和实验是成果转移和应用的中介,借以表明观察和实验渗透着理论的命题。传统科学哲学把研究的地方性场所、实验建构及所需的技术设施、研究人员所处的特定社会关系网络以及研究中遇到的实践性难题,都视为科学知识产生的偶然因子。其次,在传统科学哲学看来,科学还是某种表征体系,其目的在于精确地描述世界,而世界与我们如何进行表征无关;观察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是连接我们所表征的世界与世界本身之间的唯一通道。只有在感觉经验中,世界才作用于我们,因为它限制了表征世界的可能性。传统科学哲学的困境在于这种表征是否真正连接了被表征的世界以及表征的模型?在新兴的科学实践哲学看来,它被准确而突出地称为“理论优位(theory-dominated)的科学哲学”。

    然而,在新兴的科学实践哲学看来,传统科学哲学不仅忽视了科学的一个方面(实验),倾向于它的另一方面(理论),而目‘从整体上扭曲了我们对科学事业的看法。在给《知识与权力》一书做中文版序言时,劳斯进一步指出,“知识不仅是一种表象(如一个文本、一种思想或一张图表),而是一种在世的互动模式。这种模式包含了被表象的对象或现象,也含着情境安排一一只有在这些情境,表象才是可以理解的,它们与其他表象和实践才能有意义地联系起来”。因此,在科学实践哲学里,说科学知识本质上是实践的,并不是说它离开实践而去,这种具体的实践、局部的实践总是与科学关联着。于是按照科学实践哲学的说明,今天以现代科学为基础的科学知识尚目‘具有根本性的与实践的关联,那么中国传统的与自然打交道的生存实践之一的风水实践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在科学实践哲学的观点下,与西方科学相比,至少风水实践及其理论活动的形态更为具体,与人文学科之间的关联更为密切,与民间的联系更为广泛。

    从前章所述风水实践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随着历史演化,风水活动中实践的比重在不断缩小。以至于到今日,这种实践的成分在大部分风水的占断过程中已经成为一种可有可无的内容。类似传统科学哲学的观点的“理论优位”境况,风水活动变成了刻板的求助于阴阳五行理论的教条活动。尽管仍然有一些风水师重视风水实地勘查,认为没有实地的勘查是不可能对风水(环境状况)有整体把握的。实际上,我们也可以看到风水师实地勘查的场景,但是,从其勘查的目的来看,实践已经退隐成为的规范背景。或者说实践的作用起了变化,实践不再是选址的唯一条件,而是进行其他必要工作的一种辅助,比如对约束条件(在最大值与最小值之间寻找一个适合的标准)的把握,直观感受的寻找,目的是为下一步的推断寻找“外部”证据,而此时的风水活动目的则往往游离于物质勘查之外。

    风水师并未绝对地脱离实践,而是在流传下来的典籍面前固步自封,把新鲜的实践生硬地套在刻板的教条中,或者用阴阳五行的教条裁剪风水实践。众所周知,风水活动的流传大部分是以师传徒受的方式进行的,典籍固然重要,但是仅仅依靠典籍,在实地考察的时候的技能就无法学会,而目‘还会造成把实践套在典籍话语的框架中,而不是相反去发展典籍没有的新的系统。新手往往要跟随老师经过大量的实地考察,积累丰富的实践经验,掌握相当数量的案例之后才能获得技能,才能得心应手开始独立行业。书本上的只言片语只有在实践活动中才能变的鲜活起来。相当的一部分风水师依然在进行着风水选址的实践,也正是这样的一批风水师的存在,风水活动才没有完全背离原有的轨道。但是由于时代的制约,这部分风水师很难在社会上形成主流,再加上中国古代传播手段的限制,那些新的实践经验并不能被全部记载和流传下来。

    中国文化背景下形成的风水师实践时的独特视角尽管能够创造和发现一些新的鲜活的经验,并目‘形成某种新的知识,但这种经过大量的应用之后的新知识如果是可行的,就会在原有的阴阳、五行、八卦等学说中为之寻找一种文化淦释,然后被添加到理论之中,而不是破坏原有理论的框架,加以创新。例如,道路和河流本来是不同的东西,具有不同的风水实践特性,但是在风水理论中它们却常常具有相同的意义。所以,居所外面的道路分岔如果为三角形,就是“三叉水”的格局,风水师认为此格局为凶。我们今天可以推测这种观点的实践经验来源:三岔路口常属交通枢纽,人流车流的密度、空气污浊的程度、噪音的大小,会使人产生不稳定的情绪,不利于健康,因而这种地方通常不适合居住。事实上,风水师也是以众人诸多相同的经验为基础,把这种格局定为凶格。但是这种首先来源于风水实践或者生活实践的活的经验,按照风水理论的分析则被套上阴阳五行的框架,三角形在五形中属火,火属离卦,而道路属火为不吉;属火的水在种种水形中凶煞最重,主争斗、口舌是非、诉讼官司,故此屋大大不吉。这样的分析在风水中极具代表性,鲜活的经验通过刻板的裁剪立刻成为陈旧理论的佐证。风水师这样做的理由已经不是以实践为基本尺度,而是为了证明中华阴阳五行文化框架中的风水古典理论的普适性。

    此外,风水活动充其量只是一门经验性的实践学问,每一个命题的分析和判断也同样更多的来自于经验的说法,如果非要把它完全与建构的阴阳五行理论搞一致,那是附会,就是自欺欺人的事情。124此外,以卦象来论述建造都城吉凶等情况也是如此。这种知识在典籍中皆以文言表达,虽然简洁,但却深奥,缺乏定量,不够精确,缺乏所适用语境的描述,由于在中国这样一片广阔的疆域之中,不同区域之间的地质状况差别极大,故其称量和判断的标准很难被广泛适用。当风水师坚守阴阳五行这种普遍化的教条时,这种僵化地使用实践知识的缺点便开始暴露出来。刻板使用阴阳五行的观念进行解释也表现出对实践的歪曲性。因为一旦经验不合理论时,风水师不是以经验修正理论,而是想办法通过变通使得实践与理论间接相合。一言以蔽之,风水师们在进行着“不求甚解”的表征理论的风水活动。而目‘这在更大的意义上,也透露出强大的中华文化对于笼罩其中各种自然知识和实践活动的统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