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荫殡葬服务上海殡葬一条龙服务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1-59117806
邮箱:706417206@qq.com
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西宝兴路883号甲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
宗教改革与伦敦墓地的变迁
浏览: 发布日期:2021-07-24
    死亡之际,灵肉分离,灵魂归于来世,肉体仍有待处理。墓地通常是人们死后的栖身之所,肉体可以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复活。早在13世纪,天主教会就不断特许一些教士和大贵族葬在教堂内,这种做法后来扩大到普通贵族中间。教士和大贵族一般葬在教堂大殿或半圆形后殿里,或者干脆在侧面建一座偏祭台来作为长眠之处;普通贵族则挑选次一级的、但仍象征特权的位置,如教堂前的广场、仪式队伍的通道等等。大部分伦敦居民死后葬在教堂周围的庭院里,因为葬在这里最便宜、最便利。公墓里埋葬的是最贫穷的人,尤其在疫病肆虐期间,葬礼数目按疯狂的节奏不断增加,掘墓人和社会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把一定数量的死者集体埋人土中。

               上海殡葬,上海鲜花,上海殡仪馆,上海丧葬,
                         宗教改革与伦敦墓地的变迁

    在中世纪伦敦的墓地中,还有一类较为特殊,即附属于教堂的小礼拜堂。小礼拜堂是由个人或团体捐建的,它不但用来安葬死者,还可以用于为捐建它的死者及其亲属做弥撒。宗教改革者禁止为死者做弥撒,这使它的存在失去了合法性。在宗教改革期间,尤其是爱德华六世在位时期,大批小礼拜堂被没收。不过,有些教区为了解决扩建教堂资金不足的问题,作出了这样的承诺:为扩建教堂捐献最多者将获得建立一个小礼拜堂的权利,捐献者可以在礼拜堂内自由地进行祈祷和埋葬死者。建立小礼拜堂为死者举行弥撒,是前宗教改革时期活动的延续。虽然人们已经开始质疑弥撒在拯救人的灵魂方面究竟能起多大的作用,但是由于惯性,还是有人相信它在灵魂拯救上的功能。所以,直到17世纪晚期,这类小礼拜堂仍可以见到,不过数目极少罢了,一般是王室、大贵族或教区中最富有之人才会选择这样的墓地。
    除了使小礼拜堂的数量大减之外,宗教改革还给伦敦正在兴起的中间阶层葬人教堂提供了机会。宗教改革期间国家无条件地剥夺了教会的大量财产,许多教堂为增加收人,规定支付一笔不小的费用也可葬在教堂。于是教堂埋葬不再局限于教区精英,城市里富裕的中间阶层死后也可以葬在教堂里面。巧合的是,中间阶层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教会财产流转过程中的获利者。大多数埋葬在教堂内的人还通过竖立墓碑标明其埋葬的位置,显示其生前的成就。到近代早期,墓碑上的内容更加趋向世俗化,对死亡和疾病的抽象描述逐渐减少,而越来越强调死者个人、家庭及其社会地位。醒目的墓碑在礼拜仪式中起着非常重大的作用,显示着死者的重要性及持续影响力。“爱德华六世时期,因为宗教改革的风暴过于猛烈,许多墓碑被破坏。破坏它们是想让人们丢掉历史的重担,削弱教堂的传统权威。”但伊丽莎白女王很快禁止了这种对墓碑的裘读行为,因为当时面临着家系血统及其持续性的严峻挑战。况且,王室、贵族等城市精英都热心于竖立墓碑。
    宗教改革期间,城市精英和中间阶层在争夺与妥协中,各自在教区最神圣的空间—教堂内找到了墓地。然而,伦敦的普通市民几乎无法在教区内找到安息之地了。1548年颁布了禁止建立小礼拜堂的法令,这给教区的财政收人带来了很大的损失,教区委员会决定将教堂庭院改作他用以补偿这一损失。·他们在教堂周围大肆建房或开店,获取商业回报。在有的教区,“为了在教堂庭院投资,甚至不顾及埋葬死者的需要,也不顾及教区的其他需要,如储存济贫物资、为牧师提供住房等”。t9t ( p. 490)在伦敦人口日益增多、死亡率日益上升的形势下,教区委员会似乎没有想到要谨慎地使用这些土地,结果使得教堂庭院渐渐不能满足埋葬教区居民的需要。面对墓地的紧缺状况,许多教区决定到郊区购买新墓地。当然,新墓地的建立还满足了埋葬外来人口的需要。伦敦作为英格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大量外地人口,教区墓地的排外性使得为这些外地人建立新墓地成为当务之急。“远离市中心的新墓地价格低且不排外,很快成为外来人口以及处于教区之间的边缘人的墓地。
    新墓地具备中世纪时期公墓的性质,埋葬在新墓地的并非永远是外地人,那些没有足够空间的教区将穷人送到这里,尤其是在瘟疫发生、教区教堂及其庭院很难在短期内容纳这么多死者的时候。到宗教改革期间,由于伦敦教区墓地面积的大大减少,普通市民的遗体也被葬人新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