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荫殡葬服务上海殡葬一条龙服务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1-59117806
邮箱:706417206@qq.com
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西宝兴路883号甲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
穆斯林葬礼的主要特点
浏览: 发布日期:2021-07-21
    通过分析小说中描写穆斯林葬礼的的相关文本,我们可以用洁净、简朴来概括穆斯林葬礼的主要特点。其实,伊斯兰教在本质上是基于洁净的宗教。“清真言”,即“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是伊斯兰教信仰的核心,极其深刻地阐明了伊斯兰教的信仰基础。伊斯兰教也由此被称为“清真教”,穆斯林礼拜用的寺院也被称为“清真寺”,而“清真”二字,乃是“‘清净无染’,‘主乃独一’、‘至清至真’,‘真主原有独尊,谓之清真’等”含义。可以说,对于洁净的崇尚,已经渗透到了穆斯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各个领域。上世纪90年代初,面对膜拜物欲的消费文化和逐渐疲软的人文精神,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文人,回族作家张承志就曾试图以穆斯林特有的“清洁的精神”来挽救日渐成型地拜金主义横行的欲望都市,并且提倡“人要追求清洁的生存。”⑥而在本文中,我们主要讨论洁净在穆斯林葬礼中的体现。
    由于伊斯兰教是讲究清洁精神的宗教,所以家人在病人气息犹存时,就应为其沐浴净身、剪短手指甲和脚趾甲,剃去多余毛发等;男子则要剃去头发,如襄有假牙或带有义肢者,也应一并去除。这表示亡人能够完全真实地归向真主。而在亡故后,亲朋好友为亡人进行“洗礼”,穿“克番”,也是为了这一目的。

            上海殡葬,上海鲜花,上海殡仪馆,上海丧葬,
                          穆斯林葬礼的主要特点

    民族审美心理学认为,一个民族整体的审美感知主要由视觉形象和听觉形象表现,其中视觉形象(主要是色彩和线条)尤为重要。由于色彩直接刺激视觉神经,诱发联想,能与各个不同的审美主体之间建立起各自独有的情感的一定联系,引起互不相同的审美愉悦。因此色彩观是带有民族性的,受民族历史文化传统的影响。各民族都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各自特有的色彩观。穆斯林一般都崇尚白色,这当然是受到了伊斯兰教的直接影响。伊斯兰教认为白色是最为圣洁最为美好的颜色。王岱舆在《正教真淦·正命》中说:“五色惟白最吉,因其本来清洁,并无造作因由,皆非诸色可比也。”
    既然白色是“本然正色”,是素雅、纯净、圣洁的象征,穆斯林的传统民族服饰就大都以白色为主,白帽、白纱、白衫,在穆斯林世界随处可见。崇尚白色的色彩观代表了穆斯林尚洁的民族审美心理。《穆斯林的葬礼》中,第一章就有这样一段对穆斯林长者吐罗耶定的外貌描写:“老的年约六十开外,高大魁伟,面如古铜,广额高鼻,一双深陷的眼睛炯炯有神,领下蓄着一部银白的长须,头上缠着白色的‘泰斯台’,身穿一件不蓝不灰的长衫,赤脚穿一双草鞋”。这位令人钦佩的老者为了心中的信仰,不惜以年迈之躯翻越千山万水,徒步千里,只为了能到伊斯兰教的圣地麦加朝勤,他衣着朴素,甚至略显简单,唯有那白色的缠头表明了他的穆斯林身份,昭示了他虔诚而坚定的信仰,将永远闪烁着圣洁的光芒。
    白色在穆斯林服饰中最为常见,除此之外,穆斯林还普遍偏爱绿色、黑色等色彩。但是在举行葬礼时,则无一例外地采用白棉布、白漂布或白市布包裹亡人遗体。穆圣说过:“安拉最喜欢白色布,生者着白衣,死者用白布做‘卡凡(克番)’。”据说,穆圣曾经用死者穿的戒衣(两块白布)为一名朝勤的殉难者裹尸,他曾对教徒说:“你们宜常穿白衣,因为白衣最洁最美。你们宜用白布为亡人入硷。所以崇敬真主尊奉圣训教导的穆斯林,归真时就都以三十六尺白布制成“克番”裹
身。不采用绞罗绸缎和其他昂贵的布料,同时忌用殉葬品。      此外,水在穆斯林葬礼中的作用也非比寻常。穆斯林认为,以水净身不仅能起到清洁身体的作用,更有洗涤心灵的功效。《古兰经》中所反复描述的美妙迷人的乐园,被水环绕、“下临诸河”,里面有人世间无法想象的一切美好。因此穆斯林将水视作美好、纯洁、澄净的象征,认为水可以洗去罪恶与浮华。回族起源神话之一的《阿丹与好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于人祖阿丹圣人和他的妻子好娃偷吃了天堂里的麦果,被真主贬逐到黑暗的大地上。他们大地上结合,并一起劳动、生活。后来好娃怀了孕,阿丹圣人向真主祷,恳求饶恕他们偷吃麦果的罪过,真主在宽恕他们的同时,命了四大“佛惹作”(必做的事)即洗脸、洗头、洗手、洗脚,来冲洗他们的罪过。“洗脸是因为眼睛看到麦果,嘴吃了麦果,鼻子闻了麦果,洗头是因为头顶了麦果树,洗手是因为手摘了麦果,洗脚是因为脚走到麦果树跟前了。从此人类便开始产生,穆斯林的洗小净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在这则神话故事中,回族人民凭借自己纯真美好的想象,在伊斯兰教神话的基础上,生动形象地讲述了穆斯林洗小净的缘起。同时也阐释了洗小净实际上是洗净自己身上的罪过,使人更加趋于真善的寓意。
    张承志《最净的水》描绘的是甘肃陇山周边,大西北的一个贫困角落,作者称其是“用水的纯精神之国”,在那里,水和人的关系是一种发乎内心的纯精神的关系。家家的水井上都盖着盖子,挂着锁,只为井水能保持洁净。但让周围居住的汉族人不解的是,这些千辛万苦储存下来的洁净的水并不是拿来饮用的,而是用来清洁身体。每次回民们在洗“小净”、“大净”时,都会把“净瓶用这种绝对洁净的水灌满,就悄悄地凝思举意了。当第一捧水洒下以后,无人暗处,这独自一人的农民已经沉入梦境。他继续念着,举落有致地一一洗着,薄薄的一层水遮住了肉身,渐渐把他带到了肃穆的境界。他的疲倦枯疼的肌肤湿润了,那净水在意念中滤过他的肌键骨骼,向着心意之底流去。等到最后一捧水流尽时,他鬓发上闪着晶莹,脸庞上聚着血气,他起身戴上白帽子,变成了一个脱离了尘世的异域人。”由这段对回民净身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出,洁净的水在洗涤着他们的身体的同时,也洗涤着他们的心灵。水可以洗尽尘世间所有的烟火气息,使人到达纯净超脱的精神世界。水在这里成为了最为纯洁甚至是最为圣洁之物,也成为了穆斯林追求至洁至纯的精神世界的媒介。    在穆斯林葬礼中,水的这层至纯至洁的寓义更是被展现得淋漓尽致。洗礼,又叫“着水”、洗“埋体”,即给亡人洗小净和大净。简朴神圣的洗礼表达着穆斯林们对真主诚挚的祈盼和对亡人衷心的祝福,祝福亡人能身心俱洁地“归向真主’,从而进入天国乐园。来参加葬礼的人也要先洗“大净”,才具有参加葬礼的资格。穆斯林们以水为媒介,洗去身体污垢的同时亦力图洗清罪恶,并使自己心思澄净。冲过水的清洗,穆斯林们暂时摆脱了尘世的羁绊,彼时彼地,在肃穆的葬礼上,他们都只是真主的忠仆。静静地去感知真主、赞美真主、祈求真主。
    伊斯兰教认为,既然人是赤身来到今世,就应孑然一身的离开。除了“信仰和善行”可以伴他(她)进入后世外,人世的任何物品,对亡者都毫无作用。所以无论亡人生前是富甲一方还是一贫如洗,是位高权重还是穷困潦倒,他们的葬礼一律禁用棺材和陪葬品,遗体一律用三丈六尺同样质地的白布包裹,墓穴以同样的面积挖掘,殡礼以同样的方式举行,同样有众多的穆斯林赶来送葬,埋在同一块公共墓地,同样不用棺木,占用同样大小的一块土地栖身。因伊斯兰教不主张修饰坟墓,所以穆斯林的坟堆一般都呈驼峰型或长方形,墓前只立简单的标记能够识别即可。从历史渊源讲,这种彻底的薄葬反映了穆斯林提倡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讲究厚养薄葬的传统美德。
    正是纯一的宗教信仰使穆斯林们相信,他们在归向真主时,是不需要任何身外之物的,因此轻视尘世的浮华。事实上,穆斯林葬礼的外在形式看似简单,其中蕴含的意义却极其丰富而深刻。病人临终前要提念“清真言”,是为了提醒其时刻不忘真主;“拿手”礼表达了“朵斯提”对往人诚挚的怀念和对家属亲切的宽慰;“洗礼”是为了让亡人身心俱洁的去见真主;土葬是为了让亡人遗体尽快融化回归本源;速葬是为了让亡人能迅速回归真主;还有薄葬、站“者那则”、“试坑”等,无不如此。正如霍达所说,“穆斯林的葬礼隆重、庄严而简朴,没有丝毫的浮华。它是为亡人举行的一次共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