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荫殡葬服务上海殡葬一条龙服务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1-59117806
邮箱:706417206@qq.com
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西宝兴路883号甲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
学术界对辽代金属面具和网络的已有认识
浏览: 发布日期:2021-01-19
    辽代葬俗中给死者穿戴金属面具和网络的现象,文献中仅有宋人文惟简的《虏廷事实》有记载,即“北人丧葬之礼,盖有不同。……惟契丹一种特有异焉。其富贵之家,人有亡者,以刃破腹,取其肠胃涤之,实香药盐矾,五采缝之;又以尖苇筒刺于皮肤,沥其膏血且尽。以金银为面具,铜丝络其手足。耶律德光之死,盖用此法。时人目为‘帝把’,信有之也’。说明辽代契丹皇室成员和贵族有死后使用金属面具和网络的习俗。辽太宗耶律德光的怀陵,位于内蒙古巴林右旗凤山,迄今没有发掘,陵墓内的随葬情况不详。根据《契丹国志》卷3《太宗嗣圣皇帝》下记载:“国人剖其腹,实以盐数斗,载之北去,晋人谓之‘帝把’。”其反映了辽代上层社会中确实存在这一葬俗的历史事实。学术界对辽代金属面具和网络的功用、葬俗等已有一定的认识,综合起来有如下七种看法。

               上海殡葬,上海鲜花,上海殡仪馆,上海丧葬,上海丧葬服务,
                                     学术界对辽代金属面具和网络的已有认识

    (1)等级观念的标志说。刘冰在梳理辽代金属面具渊源的基础上,根据考古发掘出土的金属面具资料,对其质地、外形、面部表情、制作工艺、佩戴方法、发展阶段等进行综合论述,认为面具“是一种独特的殡葬服饰,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是辽代封建制度确立后,等级观念在葬俗中的反映”。
    (2)受萨满教的影响说。郭淑云梳理了我国北方丧葬面具资料,结合北方民族普遍信仰萨满教的情况,认为辽代面具和网络的出现是萨满教灵魂观念的产物。杜承武、陆思贤也持同样的观点,认为戴网络和面具者为契丹贵族中一部分有特殊职业和特殊信仰的人。因为巫师从事的是一种神职工作,所以生前行施法术定有一套特殊的法衣、法帽和法器,死后也就会有一种特殊的葬具。杜晓帆探讨了契丹面具和网络的由来,并论述其在葬俗中的使用范围,认为“网络的产生同面具一样,离不开萨满教实施巫术的需要,也是萨满所用的法器之一”。张力、张艳秋探讨面具产生的缘由,分析东胡系民族葬俗中使用面具和网络的情况以及契丹信仰萨满教的习俗,认为“辽代契丹葬俗中的金属面具和网络是萨满教和再生观念相结合的产物”。
    (3)死者灵魂永存说。马沙整理国内出土的覆面资料,认为面具作为葬俗中的“覆面”形式,“这种遮挡天日,以免死者受到伤害,使死者灵魂永存,再托生成人,才是‘覆面’的真正用途’。盖山林以考古发掘出土的面具为资料,分析辽代契丹面具产生的历史背景和来源以及灵魂不死的观念,认为“契丹人死者所戴面具是我国特定地域、特定时间、特定民族的一种特有文化现象,它的产生,既是我国北方游牧民族代代相传的面具文化的继续,又是辽代社会流传的巫摊文化在葬俗上的直接反映。死者所戴面具的功能,也应如同汉地一样,‘存亡者之魂气也”。
    (4)辽代葬俗与宗教信仰结合说。李逸友根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学资料,对辽墓出土的面具和网络进行分析,认为“契丹人用金属面具和网络的主观愿望不是保存尸体,而应是宗教信仰的一种葬尸仪物。这种宗教信仰应与契丹人原始信仰的萨满教有关,但又结合了辽代盛行的佛教,以及受到了道教的影响,从而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葬俗”。木易以辽代五京为地域,列举辽墓出土的金属面具和网络,梳理学术界关于面具和网络形式的分类以及使用范围等,认为“从广义上讲,使用金属面具和网络的葬俗,可以归结为出于契丹民族的宗教意识,关于它的由来一直是个谜。”“结合辽代契丹人人葬时在手、口、鼻中塞物等情况,可见汉族的葬俗对契丹族的影响之深。”吕馨也有同样的看法,认为“契丹族随葬金属面具与网络的葬俗应是综合因素导致的结果,应该是在传统柳条棺的习俗基础上,广泛地吸收多种因素(如萨满教、佛教、金缕玉衣等),形成的具有辽代特色的契丹葬具习俗,而在所有这些因素中唐时西域胡人葬俗的影响最大。”张国庆以考古资料为依据,认为“契丹人死后穿戴铜丝网络和金属面具,可能是古代北方渔猎游牧民族一种古老原始葬俗的遗存”。
    (5)受佛教影响说。侯峰根据契丹面具的由来和辽代契丹人崇佛的现象,认为“辽代契丹族金属面具葬俗,是继承了东胡族覆面习俗,在本民族崇祖观念支配下,受佛教影响,依靠辽代较强的经济基础而产生的’。
    (6)下嫁萧氏家族的皇室女覆尸之用说。马洪路从辽墓出土的金属网络人手,分析其在各种辽墓中的使用范围和对象,认为“鉴于铜丝网衣在辽代中晚期才出现,并可能嫁到萧氏家族的皇室女子覆尸所用,所以我们认为,这种覆尸仪物不是由于宗教信仰,而应是标志死者的身份以及与国君的关系’。但其没有涉及面具问题。
    (7)保护死者尸体说。陈永志从辽代金属面具和网络的考古发现人手,梳理了面具和网络的性质和功能,认为契丹面具和网络的出现与“膺葬”和“无棺”的葬俗有关,“从功能上看,金属面具与金属网络的作用主要是保护死者的尸体,美化粉饰死者”。侯峰认为,“金属网络这一硷葬用具,是承袭东北亚游牧民族裹尸硷葬习俗,在一定社会条件和经济基础上,受契丹族祖先偶像崇拜观念影响发展而来的,客观上兼有保护尸体完整的作用”。
    从以上学术界对辽代金属面具和网络的不同说法看,可见其功能和性质存在着众说纷纭的学术态势,虽然各家诸说都有一定的根据和道理,但不够全面和系统。要想弄清辽代金属面具和网络的相关问题,首先应以考古学资料为依据,再结合辽代葬俗、等级制度、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内容,厘清面具和网络本身具有的性质、功用以及寓意的文化含义。这就是说,面具和网络具有既能反映辽代葬俗的特殊性质,又有保护死者尸体的具体功能,还是等级和身份的象征,更是对哀悼死者或祖先崇拜的一种表现形式。